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報道 > 安全發展論壇 >

以“互聯網+”思維推進安全培訓工作全面發展

來源:未知時間:2016-12-16 08:18 瀏覽次數:104
       

        互聯網是人類歷史上最具創新性、通用性、顛覆性的科技領域之一,已經融入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深刻改變著人們的生產和生活方式。互聯網思維將極大提高各行各業的運行效率,推動經濟結構轉型調整,提高社會經濟產出效率。

        作為未來國家社會經濟發展新的增長點,“互聯網+”與安全培訓的深度融合,是對傳統安全培訓方式的顛覆。這種飛躍性的創新發展,必將有利于提高廣大從業人員的安全素質和安全意識,促進全國安全生產形勢持續穩定好轉。

        2015年7月初,國務院印發《關于積極推進“互聯網+”行動的指導意見》,提出11項行動、40項重點發展任務、7方面政策舉措、25項具體措施。《指導意見》既是新常態下推動互聯網與各行業、各領域深度融合的行動綱領,也是引導未來10年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戰略藍圖。
實踐中,“互聯網+”的范圍更為寬廣,除了經濟發展、公共服務,還對政府治理、黨務建設、改革創新具有深遠影響,對促進安全培訓工作的轉型發展同樣具有重要意義。
       
       “互聯網+”

        傳遞豐富內涵

        通俗來說,“互聯網+”就是“互聯網+各個傳統行業”,但這并不是簡單的兩者相加,而是利用信息通信技術以及互聯網平臺,讓互聯網與傳統行業深度融合,把互聯網的創新成果與經濟社會各領域深度融合,創造新的發展生態,推動技術進步、效率提升和組織變革,提升實體經濟創新力和生產力,形成更廣泛的以互聯網為基礎設施和創新要素的經濟社會發展形態。

       “互聯網+”具有廣闊前景和無限潛力,已成為不可阻擋的時代潮流,正對各國經濟社會發展產生著戰略性和全局性的影響。積極發揮我國互聯網已經形成的比較優勢,把握機遇,增強信心,加快推進“互聯網+”發展,有利于重塑創新體系、激發創新活力、培育新興業態和創新公共服務模式,對打造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態勢,實現中國經濟提質增效升級具有重要意義。

        十多年來,“互聯網+”已經改造及影響了多個行業,當前大眾耳熟能詳的電子商務、互聯網金融、在線旅游、在線影視、在線房產等行業都是“互聯網+”的杰作。
“互聯網+”有六大特征:

        一是跨界融合。“+”就是跨界,是變革、開放與重塑融合。跨界使創新的基礎更堅實,更好地實現群體智能,從而使研發到產業化的路徑更垂直。融合本身也指代身份的融合,客戶消費轉化為投資,伙伴參與創新,等等,不一而足。

        二是創新驅動。中國粗放的資源驅動型增長方式早就難以為繼,必須轉變到創新驅動發展這條正確的道路上來。這正是互聯網的特質,用互聯網思維進行自我革命,更能發揮創新的力量。

        三是重塑結構。信息革命、全球化、互聯網業已打破了原有的社會結構、經濟結構、地緣結構、文化結構,使權力、議事規則、話語權等不斷發生變化。

        四是尊重人性。人性的光輝是推動科技進步、經濟增長、社會進步、文化繁榮最根本的力量,互聯網的力量之所以如此強大,是因其從根本上來源于對人性最大限度的尊重、對人的體驗的敬畏、對人的創造性的發揮。

        五是開放生態。關于“互聯網+”,“生態”是非常重要的特征,生態本身就是開放的。推進“互聯網+”,其中一個重要的方向就是要把過去制約創新的環節化解掉,把孤島式創新連接起來,讓研發由市場驅動,讓創業并努力者有機會實現價值。

        六是連接一切。連接是有層次的,可連接性是有差異的,連接的價值是相差很大的,但是連接一切是“互聯網+”的目標。

       “互聯網+教育”
        具有深遠意義

        一所學校、一位老師、一間教室,這是傳統教育。一張網、一個移動終端,幾百萬學生,學校任你挑、老師由你選,這就是“互聯網+教育”。國務院關于積極推動“互聯網+”的文件中對在線教育及培訓工作作出了具體的指導意見,文中指出:

       “鼓勵互聯網企業與社會教育機構根據市場需求開發數字教育資源,提供網絡化教育服務。鼓勵學校利用數字教育資源及教育服務平臺,逐步探索網絡化教育新模式,擴大優質教育資源覆蓋面,促進教育公平。鼓勵學校通過與互聯網企業合作等方式,對接線上線下教育資源,探索基礎教育、職業教育等教育公共服務新方式。推動開展學歷教育在線課程資源共享,推廣大規模在線開放課程等網絡學習模式,探索建立網絡學習學分認定與學分轉換等制度,加快推動高等教育服務模式變革。”

        在教育領域,面向中小學、大學、職業教育、IT培訓等多層次人群開放課程,可以使人們足不出戶在家上課。“互聯網+教育”的結果,將使未來的一切教與學的活動都圍繞互聯網進行,老師在互聯網上教,學生在互聯網上學,信息在互聯網上流動,知識在互聯網上成型,線下的活動成為線上活動的補充與拓展。

       “互聯網+教育”的影響不只是對創業者們,還有一些平臺能夠實現就業的機會,在線教育平臺能提供的職業培訓能夠讓一批人實現技能的培訓,通過自身創業就能夠解決就業。
第一代教育以書本為核心,第二代教育以教材為核心,第三代教育以輔導和案例方式出現,如今的第四代教育,才是真正以學生為核心。目前中國教育正在邁向4.0時代。

        習近平總書記系列講話和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為安全生產工作指明了方向。國家安全監管總局順應形勢,轉變思路和工作方式,提出構建“安全培訓責任體系、教學體系、考試體系、執法體系及信息管理體系”等符合當前時代要求的新型安全培訓體系,著力建設“全國安全培訓信息管理平臺”,提出建設“全國安全監管干部網絡學院、全國煤監干部網絡學院、三項崗位人員網絡學院和全國安全生產資格考試平臺、全國安全培訓信息管理平臺”,要求到2014年底,平臺應用覆蓋到全國32個省級安全監管局、省級考試機構、考試點和具備條件的安全培訓機構,2015年底,平臺應用覆蓋到各級安全監管監察部門及其考試機構、考試點和具備條件的安全培訓機構,在全國范圍實現安全培訓信息化基礎設施基本完善、信息平臺廣泛使用、信息數據互聯互通、培訓資源充分共享。

        在國家安全監管總局黨組成員、副局長徐紹川同志的大力推動下,各級安全監管部門按照總局黨組的整體部署,積極開展工作,取得了初步成效,目前安全培訓信息管理體系初步形成,通過“全國安全培訓信息管理平臺”注冊各類機構4260家,使用平臺組織考試近5000余批次,考試10萬余人次,采集安全生產資格證書數據1300萬余條,培訓安全監管干部2000余人次。

        但是,與“互聯網+”發展的新形勢相比,還存在很多不足,如安全培訓領域運用互聯網的意識和能力不足、推動互聯網與安全培訓深入融合和創新發展不夠、互聯網企業對安全培訓理解不夠深入、新業態發展面臨體制機制障礙、跨界融合型人才嚴重匱乏等問題,亟待加以解決。

        安全培訓的
       “互聯網+”路徑

        ——在線培訓途徑

        目前的網絡培訓架構為傳統的CS(Client/Sever)架構,即在總部設立培訓服務器,全國利用互聯網或專網登陸,獲取服務器端資料進行學習,總部通過豐富服務器端各種教學及培訓資料對內容進行豐富。CS架構符合目前的網絡應用,也符合未來較長時期的發展方向。
在線培訓途徑中需要關注以下幾個因素。

        ——固定互聯網場所

        固定互聯網場所應該在各地的培訓中心,通過培訓中心的內部專網與總部培訓服務器進行連接,所有人員必須在能夠接入內部專網的各地培訓中心進行培訓。優點是可以進行集中管理,提高學習效率及增加學習氛圍,缺點是較為大量的占用培訓人員的時間,多崗位人員集體大范圍培訓容易影響工作。

       固定場所學習內容分為視頻資料、文字資料或同步在線講課視頻,用戶可登陸進入自己的課程單,自選學習資料進行學習,系統自動記載學習的時長。

        實時課堂是對所有參與培訓的學員進行統一的教師授課,利用“互聯網+”的平臺對所有分培訓中心進行實時直播的過程。學員在學習視頻的同時可以與老師進行實時互動,提高參與度和積極性,并極大縮減培訓過程中產生的費用,提高學習效率。

        以上培訓方式皆為各地培訓中心經過專網接入到總部培訓中心,通過專網進行互聯網視頻直播、文字資料共享和視頻資料共享等各種方式的培訓,在進行不同的培訓方式及不同的人員對象時,會有不同的收費套餐,這將在增值模式探討中詳細說明。

        ——移動互聯網

        移動互聯網使人們對網絡的使用習慣及使用時間都發生了明顯的變化,碎片化的時間利用已經成為人們使用網絡的主流手段。移動互聯網培訓是傳統互聯網培訓的一個強有力的補充,也是互聯網未來發展的趨勢。把握移動互聯網的培訓事業將極大的符合“互聯網+”思維,特別是在提高培訓效率、有效的利用碎片化時間上,以及增加培訓的趣味性、便捷性和有效性方面,將有極大的發展空間。

        移動互聯網是一種基于移動終端的傳輸過程,較為典型的移動終端代表有手機,Pad,智能手表等便攜式設備。由于移動筆記本和普通PC有相同的操作系統和操作方式,所以不能歸結于移動互聯網終端,在此挑選典型的終端代表--手機用作分析。

       培訓學習需要學員連接到總部服務器,獲取總部服務器的資料,如果學員隨時隨地可以通過互聯網連接到涉密內容,如何防止泄密是移動互聯網培訓思維必須面臨的重大難關。

 
       如圖1所示,移動互聯網終端可以通過蜂窩網絡連接到互聯網,通過互聯網連接到總部的VPN網關,通過VPN網關的認證,輸入由總部頒發的用戶名及密碼,獲取進入專網的權限,用來查看內容。

        學員可以通過智能手機終端連接VPN,通過在手機上輸入VPN的IP地址、用戶名密碼進行登陸,當手機出現連接成功后,即可登陸到總部內部專用網絡。

        學員登陸到內部專用網絡之后,總部培訓中心需要在手機上開發培訓的軟件(Application),簡稱APP應用,軟件可以選取一些非涉密的內容為學員進行學習培訓,屏蔽所有涉密內容,如考試中心試題,認證資格試題等。

        APP通過程序控制,禁止學員復制文字資料進行傳播,防止侵害版權,禁止學員進行視頻下載。學員僅能通過自己的賬號進行登陸并學習,系統會記錄所有賬號的登陸時間、下線時間,點擊操作等用來應對可能潛在的非法版權傳播風險。

        APP可以用來發布一些非涉密的學習通知,各學員單位可以通過APP來查詢培訓資源是否空閑,預約培訓、排隊,并根據APP使用情況進行數據分析,得出諸如以下一些結論:7-9月份為培訓高峰,不同行業關注的培訓內容側重,不同行業及學員對學習方式如視頻、文字或直播等模式的偏好,等等。并由學員通過APP對培訓及教學質量打分,統一在APP展現,通過得分高低對相應的課程進行更換或調整。

        APP系統與各地培訓中心固定專網(Personal Computer)系統的數據接受和反饋為同樣的數據,只是展示的方式和展示的范圍不同,通過對PC和APP統一反饋進行數據整合做出上段落所陳述的大數據分析。


 
        如圖2所示,不同的接入方式是為了方便不同的培訓群體,但各種群體學員都共享同一個數據庫,只是展現方式有差異,通信網絡并不需要重復建設和重復投資,只是需要一些平滑過渡的設備便可以豐富各種應用。

        ——增值模式探討

        培訓服務在社會上為典型的增值業務模式,講師通過知識及時間換取等價的培訓報酬,組織方通過場地、傳播及聘用講師或提供培訓資料獲取等價的培訓報酬,培訓服務是基于某種核心產業衍生的增值服務,通過提高學員技能為社會創造更大價值。

        培訓服務本質為提供強化生產力技能的服務,獲取價值來源于提升技能的多樣性和有效性。有效性體現在對培訓能力和培訓資料及培訓技巧的提升,屬于培訓中心內部培訓的工作范圍;多樣性為增值服務的手段,通過不同的模式包裝,在提高培訓效率及學習效率的同時,能夠為培訓中心帶來更大的增值空間。

        用戶分權分域是典型的業務包裝模式,在任何行業都會有相關的體現及關聯,如運營商電話費不同套餐,是典型的分權分域的思維體現。培訓中心也能夠通過“互聯網+”思維對不同的群體進行套餐包裝,使用互聯網進行服務,學員通過互聯網連接到內部專網進行學習。

        不同群體用戶根據不同的套餐進行培訓消費,不同的用戶具有不同的權限。通過對不同賬戶權限的售賣來刺激用戶的消費習慣,增加培訓的粘度或吸引力。另外,企業贊助合作方式也是值得嘗試的一種增值服務模式。

        培訓中心更可以通過互聯網接受整個社會的訂購,在做好本職工作的同時擴大培訓范圍,加強培訓模式,可通過與拓展公司的合作帶來更多的培訓方式,在提高技能知識的同時也能提高團隊合作模式及生產士氣。

        ——在線考試途徑

         考試是一種更加涉密的學習及互動過程,考試的本質是為了檢驗學員的學習狀況和本次培訓的效果,但也是一種再次學習的過程。考試必然會涉及到保密問題,為嚴肅考試紀律及強化氛圍,建議考試必須在各地培訓中心組織下在計算機中心接入專網統一開始。

         考試面臨最核心的矛盾是試題的多樣性及保密性。考試題庫更新速度需要保證每季度10%左右的速率,一般兩年可以更換完全部試題,更換完成的脫密試題可以作為增值方式在“分權分域”賬號中提供給PC和移動APP作為重要的獲利手段,并不違反保密規定,又能極大的提高出題人的積極性。

         ——傳統課堂的互聯網途徑

         傳統課堂是培訓的重要組成部分,也將是長期占據重要位置的形式,傳統課堂也可以移動互聯網化,通過增加各種互聯網因素與總數據庫進行連接,實現所有培訓數據及反饋的共享。

         考勤:考勤可以通過移動互聯網手機終端登陸VPN接入專網之后開啟APP進行二維碼掃描,激活相關權限。

         課堂:通過APP或固定互聯網與課堂講義進行互動,包括課堂試題,實時打出課堂分數,作為考核的重要參考依據,提高培訓的積極性和知識轉化效率。課堂APP的溝通,可以有效避免代考勤事件發生。

         評測:通過APP或固定互聯網的互動,在課程結束的同時就能夠反饋出相關的評測結果,使學員的個人分數清晰展示出來。

         直播:通過互聯網引入直播和視頻培訓的方式,可以更直觀的給學員帶來學習興趣和較快轉化知識。

        “互聯網+安全培訓”
         已拉開序幕

        安全培訓業務包括培訓、考試、取證、執法四個環節,環環相扣、密不可分,但現有的業務流程缺乏有效的技術手段實現各環節數據的無縫對接與流動。基于“互聯網+”將會整合培訓業務全流程,實現數據全程共享,有力的保證業務流程的一致性、完整性,提升培訓效率,提高培訓質量。

        真正的“互聯網+安全培訓”,關鍵是看原有的培訓業務,在與互聯網連接后有無產生質變,并且這種質變不僅僅在于提升效率,而是體現在供需的重構上。“互聯網+安全培訓”的價值是利用互聯網技術打破原有業務中的信息不對稱,實現業務全流程整合,從而實現效率重建。

        具體來說,過去我們受限于時間、地點、流程等信息不透明導致的高成本或效率不高,“互聯網+”以后就能實現在線化、規模化、透明化。“互聯網+”與安全培訓工作深度融合,是“互聯網+”時代安全培訓的發展方向。

        互聯網思維第一要素是“用戶思維”。在安全培訓領域,“用戶”實際包括了兩方面:一是B端用戶,即各省安監局和培訓機構,一是C端用戶,即從業人員、學員。

        通過“互聯網+安全培訓”,以總局平臺模式為B端用戶和C端用戶同時提供服務。B端用戶可以基于互聯網平臺開設自己的培訓班、培訓課,為本省和全國的學員提供學習輔導和授課;C端用戶基于互聯網平臺可以找到更適合自己的培訓班和老師,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進行學習,跨越時間和空間的界限。B端和C端之間有雙向評價機制,促使培訓水平自我提升、學習動機更強、效率更高。即使考試結束,在從業過程中,平臺依然可以為用戶提供即時的答疑反饋,從而延長培訓學習的生命線。
 
        “互聯網+”融合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等,實現人與人、人與物、人與服務、人與場景、人與未來的連接,真正實現分布式、零距離。在安全培訓領域,基于移動互聯網的培訓、考試、取證、執法的全流程管理平臺就是要把安全監管部門、企業、培訓機構以及執法人員、考務人員、從業人員、培訓教師等通過安全培訓業務流程的各個環節連接在一起,實現所有數據的信息化管理,使各類考試過程記錄通過互聯網傳輸至數據庫,對其進行后期追溯和大數據分析。

        為充分發揮“互聯網+”提升安全培訓水平的重要作用,當前推進“互聯網+安全培訓”創新,應利用上述的實現途徑,集中在以下3個方面有所推進:

        ——互聯網+安全培訓
 
        把互聯網思維和互聯網模式引入安全培訓,一是探索新型安全培訓供給方式,在繼續完善三個網絡學院平臺功能的基礎上,為從業人員提供基于互聯網技術的渠道和平臺的學習路徑,做到線上線下相結合,形成無縫銜接的學習通道;二是整合和豐富安全培訓資源,鼓勵互聯網企業與培訓機構根據市場需求開發數字安全培訓資源,借助大數據、云計算等技術,形成豐富的知識庫,提供海量教學內容,使安全培訓教學資源全國共享;三是充分發揮高校、科研機構、企業、政府部門等領導和專家學者的優勢,整合優質師資,建立起一支數字化師資隊伍,提高安全培訓教師隊伍的整體素質;四是完善安全培訓監管機制,推動生產經營單位采用網絡安全培訓模式。

        ——互聯網+資格考試

        安全生產資格考試屬于公共管理范疇。“互聯網+”時代的公共管理,就是要充分利用基于互聯網的電子政務技術,從根本上對政府傳統的管理理念、職能結構和運行方法進行整合重構,進一步優化工作程序和管理手段。要進一步完善安全資格考試平臺,借助安全資格網絡考試平臺進一步優化考試管理業務流程,鼓勵互聯網企業和信息技術企業,利用物聯網技術和互聯網技術積極開發特種作業實際操作考試仿真模擬系統,同時,進一步開發安全資格考試評估反饋平臺。

         ——互聯網+培訓執法

        “互聯網+培訓執法”利用計算機和互聯網信息技術開展安全培訓執法,是以提高執法效率和質量為主要目的的新型執法方式。

        首先,要加強安全培訓執法制度建設,在進一步梳理《安全生產法》及安全培訓相關法律法規的基礎上,為開展的安全培訓執法提供制度保障。二是加快監管執法信息化建設,建立安全培訓執法信息系統,實現安全培訓執法與計算機和互聯網信息技術深度融合。建議由總局統一開發安全培訓執法信息系統,省、市、縣各級安全監管部門直接使用。三是加強移動執法終端研發工作,使移動執法的便利性、實效性、低成本得到充分體現。四是建立安全培訓執法統計分析信息系統,要大力提升安全培訓“大數據”利用能力。   

       (張 驎  董喜明)


幸运农场投注技巧